可能你會問,中巴為何不把牌箱改裝為常用的三格牌箱,最少也改為不依附在那木板上,令司機可在下層攪牌。可惜,由於該位置空間有限,加上下層那向內彎入的擋風玻璃設計,令攪牌手柄難以全部裝在司機位置附近。而就算把玻璃窗改成平面,問題相信也不能夠解決。當然改裝成本也是一個考慮,畢竟它們只是二手車,投放太多資源來改裝並不合理。

由於牌箱問題確實影響日常運作,容易令乘客混淆哪一個才是真的目的地,根據Mike Davis在其書中提及,中巴於XF115上作試驗性改裝,將整個牌箱縮小及降低位置,玻璃由以往號碼及地點各自分開改為一塊過,中間以黑色膠紙遮蓋令其看起來像兩格。至於攪牌位置他就沒有提及,而我估計可能是擋風玻璃前的位置。不過觀乎由他拍攝的這張相片,看來問題沒有解決 – 來往勵德村及金鐘地鐵站的接駁路線11M,司機在駕駛XF115行走時此線時仍將其中一個地點名貼在擋風玻璃上。

XF115_MikeDavis

下圖: XF115的改裝與九巴在同是來自倫敦的二手DMS上所進行的牌箱改裝,看起來有點相似,而且較九巴的位置為低。(Photo: DJ Little)

2D8_dest_crop

下圖: 中巴在往後一批的XF上再次作試驗性改裝,工程人員把牌箱下方(幼長格)的部份拆去,將原裝的號碼及途經地點格往下移至較接近下層擋風玻璃的位置。

XF130_dest_cropXF146_5_dest_crop

下圖:至於攪牌的把手位置則改為如上圖所示,位於車外的擋風玻璃及牌箱之間。司機欲攪牌時必須下車,站在泵把上。(Ensign bus)

image045

下圖:從另一張圖片中明顯看到號碼牌箱下的攪牌把手。(網主攝)

XF157_dest_crop

下圖:在實際操作上,司機站上泵把攪牌時,一隻手拉著打開的「雞翼窗」,另一隻手攪地點牌,但其實這過程殊不容易,因為攪牌把手的短柄很接近車身,同一時間頭又要向上望,留意著是否已攪到正確地點,令每次攪牌都變得非常考功夫及體能,更不要拉著水撥「借力」,會「唔食力」令它變形損壞 。大概由於這原因,駕駛這批車的司機還是用回老方法 — 將另一地點名的紙牌插在擋風玻璃後。

個人估計,就算攪牌的把手可以裝在車內,因為角度狹窄,司機也可能看不到攪到那裡才是正確,必須有人在車外提示,造成運作上的困難。

由於改裝過程複雜費時,中巴把十多輛XF 改裝後就不再繼續了,被改裝過的XF主要是XF157至172之間的部份成員。

XF156_61

下圖:沒有「泵把」的XF146,司機又如何攪牌呢?插紙牌變成了唯一方法。(網主攝)

XF146_5

下圖: XF115後來被中巴再次換成圖中的模樣,地點及號碼牌較上圖使用DMS時的原裝玻璃為細小,加上形狀較為圓渾,看起來頗為「的骰」。有網友估計路線及地點玻璃組件是來自退役的LX、S及LS等佳牌巴士。(大暉攝)

xf115_2

中巴XF車頭路線牌箱透視-第一代:位置不變
中巴XF車頭路線牌箱透視-第二代:降低版
中巴XF車頭路線牌箱透視-第三代:倒T型
中巴XF車頭路線牌箱透視-碩果僅存的第一代攪牌:XF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