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將天台用作停泊巴士之用,若果有新底盤抵港時亦會暫時停泊在這裡等候裝嵌。除了底盤和修理中的巴士外,最特別的便是停泊了數輛有特別背景的巴士,包括SF1、SF2、LX326及AM1,當中SF2的車牌還是紅底白字,初次看到時印象深刻,奇怪為何會有一部中巴仍然會裝上這款車牌,到後來才知道箇中原因。另外,在柴灣副廠關閉後,玻璃纖維部亦搬至廠頂,而在差不多時候,中巴亦於天台建立一個小型上蓋,用作停泊數量特別車輛,其中包括一部古董積加私家車。

下圖: SF1在退役後便一直停泊在這裡,直至後期被拖至小西灣廠前。(網主攝)

sf1_rear3

下圖: 中巴失去專營權後保留一批CX及兩部VA,這批車除每天出外行走港運城的免費路線外,都是停泊於天台,中巴並以一批站柱來分隔該區城,以免新巴將巴士停泊在該處。(涷檸奶攝)

VA64_X


車廠外圍

對巴士迷來說,可以居住在巴士廠對面,每天居高臨下地看各款中巴在廠內穿梭,應該是興奮莫明,但對於老一輩的巴士迷周先生來說卻是惡夢一場:

對於柴灣中巴車廠, 可以說 [又愛又恨] 因為在 78年搬進 富安閣後, 初期並不感覺巴士嘈音厭重, 因為住宅與車廠相隔一條柴灣道而所有巴士都是停泊在廠內及天台, 還可以望見各型巴士的進出, 真像重温童年對巴士愛好的光景. 但數年後, 因地皮有價, 北角中巴總廠搬遷, 將所有巴士遷往黃竹坑及柴灣, 柴灣車廠其實並不能容納所有巴士於廠內, 很多巴士於收更後便要露宿街頭, 大部份便泊於廠外的柴灣道一帶及 遠至14 座. 每天早上五時左右, 便舉行引擎大合唱。

每天 這樣的引擊嘈音像是晨早鬧鍾, 準時嘈醒, 極之厭惡, 特別是中巴的 LV 型、DS 型及行走 11號 (大坑道) 的那型舊款巴士 (車型不記得)  那些引擊聲加上波牙聲特別响亮,  忍無可忍, 於 86 年搬離柴灣,  終於遠離嘈音.(有覺好瞓)  我想數年後, 車廠可能變成另一座大厦,  柴灣中巴車廠, 只能在照片中找到回憶.

下圖: 與柴廠一街之隔的雅麗閣、富安閣及富城閣,居民多年來都要忍受來自柴廠的嘈音,加上小西灣的開發令途經柴灣道的車輛數目大幅增加,以居住環住而言著實不是一個好地點。(Google Map)

fushing

其實一直以來中巴都是將巴士停泊在路邊過夜,還記得在八十年代初若果於凌晨才回到柴灣,定會看到滿街都是巴士,由柴廠沿著柴灣道一直擺,直至約金源洋樓的位置為止,非常壯觀,但真是苦了在附近住的居民,因每早當巴士叉風開車時,定會發出大量嘈音。

下圖: 攝於凌晨約六時,中巴將部份停泊在廠內及珍寶廠的巴士拉出來,並與原來已停泊在安業街的巴士停在一起,佔據了所有行車線,但由於那裡是工業區,影響不算十份大。(網主攝)

outside_depot_3

下圖: 多年來中巴一直將巴士數量維持著約一千部左右,晚間收車後停泊是一個大問題,而這種停泊在街上過夜的模式其實已實行了很多年。 (網主攝)

outside_depot_4
outside_depot_1
outside_depot_2
92_7

下圖: 攝於約93年的一個凌晨,當時82於十二時後以小西灣為總站,故常安街總站便用作停泊巴士過夜,可以看到巴士被胡亂停泊,而每天早上約四時會有中巴司機到珍寶廠及常安街等地拉車,將巴士拉至附近的馬路,好讓較早收工且泊得較「入」的巴士能夠於早上順利離開,避免因其他巴士阻塞而延遲出車,而負責拉車的司機當然是有特別的津貼。(網主攝)

93_1

下圖: 在九十年代初仍能見到的情景- 準備年驗的巴士在沒有引擎蓋的情況下在街上行走,車尾掛著一個「試車」的牌,每次有這樣的巴士駛過都必定知道,因為沒有引擎蓋的珍寶所發出的嘈音比有的高很多,簡單而言是「嘈吵」這個情況於九十年代中起便開始少見。(網主攝)

91_3

下圖: 剛完成車身裝嵌的新VA,以全白色沒廣告及中巴色彩的情況下駛進常安街巴士總站,原來是進行試車中,其實這種情景在新車裝嵌期間會間中在柴灣及筲箕灣遇上。(網主攝)

VA_5

下圖:明報於2008年10月8日的報導,中巴多年前已希望重新發展柴灣廠,但遇上區議會的阻力,多年來都未有展開。時至8年後-2016年9月,車廠仍然原封不動,但據聞會於2017年拆卸,與政府交常安街總站地皮,發展住宅。(Ching提供)

mingpao_08102008_chingmingpao_08102008-plan_ching

後記:

終於都在這個假期完成了這篇拖了數年的文章,過程真的很辛苦呢! 實在要向編寫巴士書的朋友致敬,不知道寫書的收入是否足夠維持生活,但肯定在資料搜集和編寫內容的過程是十分艱辛!

建立日期: 2010年1月17日
最後更新: 2016年9月20日

延伸閱讀: 相片拍攝地點集 – 柴灣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