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第一部份:發生經過
第二部份:死因研究庭開審
第三部份:判決及跟進
第四部份:林占士-占Sir on Duty

在聆聽證供完畢後,三人組成的陪審團一致裁定各死者遭中巴屬下一個或多個員工非蓄意誤殺,並作出以下建議:

  1. 港府應成立一個研究小組,全面性檢討中巴及運輸處一般性做法,如維修、保養、機械師及維修技工的資歷、維修人員的訓練,應有足夠儀器提供用作試驗煞掣系統,供應修理圖則,備存每一部巴士之維修檔案,以及需將每次意外所得的結論資料分發有關部門
  2. 中巴應將有損壞的煞掣系統剔除,及制定適當安全措施,草擬後給予維修員工及驗車主任。另外,應訓練司機的緊急應變及作抽樣試驗司機的反應,並需與巴士製造商及批發商經常聯絡,以確保巴士公司對這些公司的建議及改良能夠有最新的資料
  3. 運輸署應檢討有關發給中巴的證書程序,驗車員工數目是否有足夠人手負責檢驗巴士的安全,另收集及公佈有關公共巴士的安全及操作事項資料。

對於這個判決,死者家屬大都認為頗算公平,並贊同陪審團的建議。

轉載自tbptransvideo,當中提及這次意外的原因,分為part 1及part 2兩段。


五個月後,律政司決定不會對中巴就此意外作刑事檢控。他表示,證據顯示,螺絲可能是由中巴僱用的眾多機械及裝配技工其中一名在過去五年或更久的期間內裝配的。倘若能夠確定犯罪者,而其魯莽行為又被確立,則可控告該名人士以誤殺罪名,但始終當局不能確定此事之負責者。此外,亦無證據顯示涉及任何中巴高級職員。

雖然如此,律政司稱死傷者家屬仍可循民事訴訟向中巴索償。同月,其中一位傷者透過法援處循民事訴訟向中巴要求賠償,揭開往後多年與中巴訴訟的序幕。另外,同一時間交通諮詢委員會成立工作小組,按照死因研究庭的建議,調查中巴車輛的維修程序,以確保不再發生類似意外事件。報告於年底完成,與意外發生日期相距接近一年。

下圖: 圖中便是這本報告書的英文版本,當中詳細列出中巴當時的維修質素、儀器使用及車廠狀況。

CMB_Report

在網上找到最後有關這意外的報導,是死傷者家屬於85年2月到中巴車廠及港督府請願及遞信,要求中巴改善服務及停止使用車齡高和有危險性的巴士,亦要求政府公開工作小組完成了的報告書。其實在之前的報導也曾看到立法局議員譚惠珠及劉千石,在此事上為死傷者家屬提供協助及代為向政府質詢。部份家屬於各區進行萬人簽名運動,希望收集一萬名支持他們的居民簽名,然後帶往兩局議員辦事處請願。

LX326_accident17a

下圖: 在小西灣停車場停泊多年後,由於場地被收回及更改位置(詳情可看這裡),這幾部特別巴士被拖往新小西灣車場,左面是SF2,右邊是SF1,它們十多年來均與LX326形影不離。(CCH攝)

lx326-sf1

下圖: 1997年,LX326、SF2及SF1一起被拖往珍寶廠的拆車區, 聞說拆車工人都知道此車的背景,在開工前均進行拜神儀式,以求安心。隨著此車被拆卸,整件事對中巴及顏老先生來說終於正式結束。(Ching 攝)

LX326_scrap-CWD

後記

在搜尋資料時,將有關的新聞逐一看過後,實在覺得很沉重。一件有錯誤的零件,一粒大小不正確的螺絲,一份被忽略了的運輸處抽樣突擊檢查文件,令此車得不到妥善維修,最終失去控制,拆散了數個家庭,改變了傷者的一生。偶然在網上找到一死者家人的Blog,提及這次意外對他們家庭帶來的改變,更覺傷感。希望這些事件不再發生,也希望巴士公司及私人收藏巴士的朋友緊記正確維修及安全的重要性。

傳說事件令中巴與利蘭閙得很不愉快,直至九十年代冷氣巴士的出現,加上利蘭被富豪收購,才再向該公司購入新巴士。我想,若果中巴仍未能在法律上弄清是否因利蘭的零件而引致此意外,再向該公司購入新車會否變得不符合中巴的利益?

下圖: 肇事現場現況,看起來與當年差不多,聞說那數棵樹是那次意外後特別種植的,是否屬實就不得而知了。(Google Map)

scene_now_resize

目錄:
第一部份:發生經過
第二部份:死因研究庭開審
第三部份:判決及跟進
第四部份:林占士-占Sir on Du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