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中巴車隊的朋友,應該都知道中巴在80年代初期從英國London Transport引入了207部30呎長,在當地車隊款式代號DMS及DM的Daimler/Leyland Fleetline 巴士,中巴給予這款二手巴士代號XF。 由於原裝的路線及地點牌箱安排與香港一般使用的不同,為配合繁忙的日常運作,中巴嘗試過幾款不同的改裝,包括常見的「倒T形」(Inverted-T)牌箱。

本文會重溫改裝的箇中原因及各款牌箱的實際操作方法,回味中巴如何把這批外地來客本地化。


1980年,中巴開始從英國購入被London Transport放棄的DMS巴士。在倫敦行走時,車頭與其他倫敦巴士例如Leyland Atlantean (XA), AEC Routemaster (RM/ RML)一樣,設有三格路線牌箱。在DMS的設計如下:

original-destination

香港的巴士運作,傳統上是不需要使用途經地點牌,中巴只是在1973年購入二手Leyland Atlantean時有使用過。可能汲取了 XA 的運作經驗 – 途經地點牌較少被使用,故中巴在購入XF時,決定將左上方原用作途經地點牌的位置,當作目的地點牌使用,而下方原用作目的地點牌的位置則以油漆遮蓋。

DM969_AndrewHa2

實際模樣可參閱下圖的DM969,同時亦可留意上車門旁除了設有號碼牌之外也設有目的地的牌箱,但所有中巴及香港其他巴士公司購入的同款二手巴士在抵港後都取消了這格牌箱。(Andrew Harvey-Adams攝)

下圖轉載自Ensignbus,使用軟件改動後展示出改裝後的模樣及用途。Ensign有份代理London Transport出售其二千多部DMS,是中巴於七八十年代購入英國二手巴士的重要伙伴。

XF34_firstconvert

下圖: 中巴作出這個改動後,在運作時便立即帶來問題 – 司機每次抵達總站並欲「攪牌」顯示另一邊目的地時,必須走到上層車頭及以T形四方匙打開遮掩牌箱的木板蓋,不便之餘亦頗花時間。上圖於XF135上拍攝,可以清楚看到牌箱的運作及在香港少見的釘在掩蓋板上的轉軸,兩邊各設一把手以攪動牌布。

XF135_Setting_Ching

下圖:T形四方匙

T4_key

下圖: London Transport的AEC Routemaster也是用類似設計的牌箱,從圖中這位男士的姿勢也可想像到過程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Wikipedia 圖片)

800px-Green_Routemaster_route_blind_box_September_2006

下圖: 攝於一部Routemaster上,售票員正在攪牌中。其實珍寶DMS與Routemaster在牌箱上的設計相同,後來至Metrobus 年代改良了,後期只分上下兩格,同一個攪柄,在司機位上可以攪動上下兩組牌布。(Andrew Smith攝)

RM_McTumshie

下圖:一個被廢棄的Routemaster攪牌器,留意左右兩邊各自有一個攪牌把手,就是上文提及負責捲動號碼及途經地點的牌布。至於最底的窄身目的地點牌布,攪牌把手設於下層司機位,司機可以像一般香港巴士般在車頭攪牌後便可,後文會再談及這點。(Ledlon89攝)

RM_routeblind_rotated

下圖: 由於攪牌過程麻煩,加上於繁忙時間,巴士到總站落客後可能要立即再上客,司機沒有時間到上層攪牌,故此很多司機寧願將另一目的地點名寫在紙上並貼於擋風玻璃,令巴士同時顯示兩個目的地點,這樣就算到哪一邊總站都不需再攪牌了,省卻麻煩及時間。圖中的XF55正服務5路線, 可見另一個目的地被寫於擋風玻璃後的紙板上。(John Law攝)

XF55_JohnLaw_750

下圖: 由於中巴自行印製的標準牌布,兩個目的地/路線的距離都比較短,為免出現上下「穿崩」的問題,車房在牌箱玻璃的四邊都髹上黑色油漆。(Andrew Harvey-Adams及DJ Little攝)

DM969_AndrewHa1_dest_cro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