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過境線的司機都是巴士司機,但由於服務的地區不同,路線距離及時間亦長,甚至需要於內地過夜,司機所面對及經歷的工作環境與一般香港巴士司機頗為不同。以下是一些關於城巴過境線司機的問題及有趣故事,讓大家對他們的工作有更深入的認識。

過境司機的收入是否較高? 流失率高嗎? 有甚麼特別福利?

過境司機每次北上均有津貼,根據1998年的資料,每位深圳線司機為30元,東莞是47元,廣州更高達64元。司機的流失率非常低,因為做城巴過境線屬優差一份,一樣跟工時做人,每個最少一工五點,表面上做13小時,其實休息多過做。在幾條過境線中,以廣州線最舒適,因城巴在總站花園酒店長租了一間房,做即日來回的司機都會上房睡覺。

過境線司機通常是被辭退多過自己離職,例如其中一位於1998年10月駕駛一部B12行走555班次回程,在獅子山隧道公路不慎撞倒前面的士,令的士司機重傷,加上城巴之前對這位司機的一些表現已有所不滿,故最後被城巴辭退。

至於特別福利,當年走深圳灣線的司機有特別優惠,他們可以於總站深圳灣大酒店以每位20元人民幣在酒店中餐廳享用任何小菜。

那套城巴司機的制服在90年代初的國內曾弄出不少笑話。據一位當時在場的廣州線司機回憶,幾位同線的司機有時會約定一起去午膳,那天到達廣州某酒家,由於2003司機肥強沒有除下肩章(柴)的習慣(一般司機習慣收工就除下),當他們坐下時侍應生以為他們是解放軍,還問問他們駐守哪裡,肥強隨口答: 「我哋駐港0架!」,侍應竟信以為真並好好招呼,他們亦忍不住哈哈大笑呢!

另外,最經典的莫過於有司機試過去色情按摩館,差點被誤會是官員來掃場,認真搞笑。

下圖: 城巴司機的制服包括恤衫、領呔及肩上的柴,令司機看起來有點像官員,製造了一些有趣誤會。(Albion Valkyrie攝)

司機是駕駛固定巴士及路線嗎?

大陸政府規定所有跨境車輛必須有固定司機,故此城巴有為旗下每部過境巴士登記不同的固定司機,並為每部巴士訂下固定的後備司機,或是將數位司機訂為整個牌頭下所有巴士的後備司機。以1997及2000年的登記表比較,Y代表城巴有訂下固定司機:

車號 1997年11月 2000年1月 關口 目的地 車號 1997年11月 2000年1月 關口 目的地
掛牌 後備 掛牌 後備 掛牌 後備 掛牌 後備
牌頭:深圳機場城巴客運服務有限公司 牌頭:深圳城巴旅遊汽車客運服務有限公司
330 Y Y 皇崗 廣州 180 Y Y Y 皇崗/沙頭角 東莞
331 Y Y Y 皇崗 廣州 185 Y Y Y 皇崗 東莞
332 Y Y 皇崗 廣州 188 Y Y Y 皇崗/沙頭角 東莞
333 Y Y 皇崗 廣州 199 Y Y Y Y 皇崗 東莞
336 Y Y 皇崗 東莞 200 Y Y Y 皇崗 東莞
338 Y Y 皇崗 東莞 牌頭:深圳航聯運輸公司
339 Y 註1 皇崗 廣州 1267 Y Y 皇崗 東莞
1275 Y Y 皇崗 東莞 1268 Y Y 皇崗 東莞
2001 Y Y Y Y 皇崗 廣州 1269 Y Y Y Y 皇崗 東莞
2002 Y Y 皇崗 廣州 1270 Y Y 皇崗 東莞
2003 Y Y 皇崗 廣州 牌頭:深圳城巴旅遊汽車客運服務有限公司
2004 Y Y 皇崗 廣州 181 Y Y Y Y 文錦渡/沙頭角 深圳
2005 Y Y 皇崗 廣州 182 Y Y Y Y 文錦渡/沙頭角 深圳
Y Y 皇崗 廣州 197 Y Y Y Y 文錦渡/沙頭角 深圳
Y Y 皇崗 廣州 201 Y Y Y Y 文錦渡/沙頭角 深圳
Y Y 皇崗 廣州 202 註2 Y Y Y 文錦渡/沙頭角 深圳
Y Y 皇崗 廣州 牌頭:廣東城巴客運有限公司
Y Y 皇崗 廣州 1276   N/A Y Y 皇崗 東莞
1277 Y 皇崗 東莞

整體來說97年與2000年的安排分別不大,較大改動是走深圳線的幾部11米利蘭大幅減少後備司機。

註1: 車務經理龔先生大約於1999年9月上掛339,原因是339的掛牌司機在當時離職,但城巴不安排其他司機上掛此車,反而安排他考取大陸車牌,再上掛此車,但他未有駕駛此車服務乘客,純粹掛名,再安排後備司機替駕此車。在新巴城巴員工刊物創建新篇其中一期曾訪問他開辦B3/B3X的經過,他表示早年因工作關係城巴替他申請大陸車牌,亦因為這緣故他在規劃這兩條路線時有很大的方便。

註2: 多年來由督察及經理充當掛牌但由後備司機駕車在城巴出現過兩次,除上述339那次外,另一次是202於1996年11月在深圳的嚴重意外後。意外發生時該車是由後備司機駕駛,掛牌司機有感此車上曾發有人死亡,而他發習慣於車上午睡(城巴只有東莞及廣州線才有長租酒店房),頗為擔心會有靈異事件發生,所以要求甩牌,碰巧廣州線又有後備司機空缺,故此司機便成功轉線。至於202則改由三粒花督察黃先生掛牌,直至1998年始再有正式司機上牌。

此外,過境線有兩位由司機晉升的督察,他們於94年左右晉升,也名義上成為深圳城巴文錦渡沙頭角替位,並於1996年改為深圳機場城巴替位。兩位督察平時會在第一城登上550或502班次,跟車到皇崗後就於皇崗工作及候命,然後下午坐任何班次回港。

順帶一提,城巴在皇崗是有一位站務員,名叫阿娟,負責協助乘客上落及緊急調配。

司機中有內地人或女司機嗎?

城巴過境司機全是香港人且均是男性,直至91年,一位身型略胖的女司機上牌137做過境司機,她粗豪形象和男人無異,但其後因突發病離世了。

駕駛富豪B12的司機是否年資較深?

駕駛B12的司機與一般過境司機無分別,年資及要求相同。負責的司機在駕駛B12前均一直駕駛其他過境線(例如深圳機場)。

香港的總站設有清潔工人負責清理巴士上的垃圾,過境線司機也需要負責清潔巴士嗎?

不需,以廣州線為例,城巴與花園酒店有合作協議,城巴需要繳付費用,而花園酒店更會在對即場購票的乘客收取每張車票港幣10元作為手續費,令總票價加至190元,而花園酒店會安排人工為每部巴士抹車及掃垃圾,並由酒店職員充當乘務員協助乘客登車。

下圖: 2004在抵達花園酒店後,由酒店的工人清潔巴士內外。(Amano Satoshi攝)

面對著動輒一兩小時的高速公路,司機們是否都會盡量以巴士的最高速度行走,不會碌車?

11米利蘭奧林比安的極速約每小時九十多公里,12米利蘭3XX則約每小時一百零幾公里,在公路上沒有超速,故不需擔心,但B12極速較高,當周慶旺經理於97年加入城巴後,他很喜歡坐B12上廣州視察,並一定坐下層司機位旁的crew seat,司機們一見他在會很不自在及碌車,以免被指超速駕駛。

司機在車上怎樣與城巴控制室聯絡? 由於不設站長,到站後是否需要通知控制室?

每部城巴非專利巴士上均設有無線電對講機,方便與位於火炭的城巴控制室聯絡。據了解深圳灣大酒店是可以和火炭對話,但其他深圳市地點則死位較多,而東莞廣州更不能接收。司機到達內地總站後不用致電回港報到,但如果過鐘或班次受影響則要通知公司。

此外,那些對講機是可以車與車之間互相對話,據一位乘客於網上討論區提及一次乘坐城巴廣州線的經歷,當巴士開到廣深高速公路後, 司機開快車之餘還透過對講機談話並夾雜大量粗口,還忘記了原來上層喇叭沒有關掉,所有上層乘客都聽到司機的說話…..

若果遇上巴士壞車,在香港可以報上電台求助,在國內又可以怎樣做?

一般過境巴士公司都是使用單層客車,就算在大陸壞車,找拖車拖走都不成問題,但城巴大部份過境巴士均採用雙層巴士,壞車時比較麻煩,而且內地對處理雙層巴士壞車沒有太多經驗。

若果是小毛病,司機通常以低車速返港維修,但若是大問題甚至不能開動,城巴會派維修人員到內地現場修理,若壞車發生在太晚的時間,司機及該車就會在內地過夜,第二天等維修人員來到救車,不過幸好城巴的過境巴士壞車情況不多。

提到救車,據一位城巴資深維修人員談起以往到深圳廣州救車,由於當時流動電話尚未普及,若巴士的位置不能接收到城巴電台,司機要到辦館等地用有線電話致電回港報告,維修人員到達內地後若找不到壞車所在亦要找電話致電回港,透過香港控制室作溝通橋樑。這樣溝通非常麻煩,亦難於確定壞車位置,當時最直接的方法是找到另一部城巴巴士,經無線電與壞車上的司機溝通。

這個情況一直維持至1996年,那時起大量城巴司機購買熱賣手機「愛立信388」並申請漫遊服務,如遇緊急事情而則打長途電話回港求助,事後向公司取回漫遊電話錢便可,壞車時的溝通變得方便得多。其後司機出新電話更成為風氣,那時的Nokia 蕉仔,到後期愛立信788,甚至7千元的StarTac都有,可見他們都非常緊貼潮流。

由於始終每次到內地緊急維修很費時失事,加上車程長令損耗比一般巴士多,城巴維修部會對過境巴士特別「落重料」,減低它們壞車的機會。

下圖: 城巴在內地沒有維修人員駐修,香港的拖車亦沒有內地車牌,每次救車需要維修人員親身到場處理。(網主攝)

內地油渣較香港平宜,司機是於內地入油還是收車後返回城巴車廠才入油?

城巴一直安排巴士於收車後在城巴車廠入油,直至1999年改為於內地蜆殼油站加油才返港,而由樟木頭返香港的過境城巴,會於東莞塘夏入油。

過境路程及時間俱長,利蘭奧林比安內又不設洗手間,有沒有中途站讓自己及乘客往洗手間嗎?

所有過境線只可以在指定站點上落,尤其是國內,政府規定了站點,如不依從則當違章處理,所以一直不設中途站讓乘客往洗手間,直至前文提及的入油安排改變,回程時在皇崗關口附近的蜆殼油站加油及讓乘客去油站附設的洗手間。

有次,185利蘭經廣深高速公路往東莞途中,有乘客指其女兒很急要小便,但由於巴士剛經過油站,下一個油站要30分鐘後才到,故此司機把車子停在安全路肩,然後開咪叫乘客放下右邊窗簾,讓這位有需要的小乘客在路邊小解。

由於B12車內已設有洗手間故問題不大,但在入油時亦會讓乘客下車去洗手間,尤其是大解 — 試過有乘客在B12內的洗手間大解,令整部車充滿臭味,所以後期有司機在洗手間裡貼出「請勿大便」告示。

至於司機,部分駕駛利蘭的司機會在司機位地下擺放一個切開上半部分的中型size蒸餾水樽,原來係緊急用的尿樽,所以試過有其他城巴本港司機駕駛過境利蘭做海洋公園或第一城線時好奇發現有個樽仔在司機位地下,拾來看時就慢慢聞到一股壓味,就知道是甚麼回事了….

過境線路程長,若遇上迷路會怎樣處理?

其實每當有新員工加入過境路線時,會有一帶一的路線實習,但始終路程長,司機有時都會迷路,特別是公安突然封路,他們就好麻煩。一些較熟路的司機可以自行處理,但若不熟路的話亦可以透過無線對講機求助,呼救後自有車來帶路,一位曾乘坐過城巴廣州線的乘客有這樣的回憶:「某年乘廣州線北上(當時未有B12),坐12米利蘭(#333),在進入廣州市區後要等後十數分鐘待另一班車到達,由該司機帶領前往花園酒店。」另一方法是截停摩托車或的士,付錢叫他們帶路,並必需提醒他們需要行合適雙層巴士的路。

提起熟路,城巴裡有些司機對大陸的道路非常熟悉,他們會優先負責做包車,例如因廣深高速事故而離開的180師傅及2003肥仔強師傅,後者厲害到駕駛著B12在廣州到處都識去,好幾次包車去天河、廣州華南理工及廣州江灣也是由他包辦。

城巴司機如何過夜?

1995年3月,城巴開辦下午1400班次往廣州的558班次,司機是在內地過夜並負責早上0915由廣州返回香港的551班次,城巴因此在總站花園酒店長期租用一個房間讓司機於晚上休息。東莞線的安排也是一樣,下午往東莞(528)及早上回港(529)班次的司機會在東莞山莊留宿。

順帶一提,富豪B12投入服務後,有關的廣州班次沒有安排B12行走。只安排餘下5台利蘭奧林比安(330,331,332,333及339)行走這個過夜班次。

9號風球下的驚險旅程

1997年8月初,當時天文台正掛起8號風球,Simon Lee登上2004由廣州返港,踏上一次特別的旅程:

「我買了14:30pm從廣州開出的城巴,該車是2004,當時已知道香港掛了8號風球,原本該車並無問題,但到了廣深高速公路近東莞時,由於風力太猛,令到下層左邊水撥被吹彎,司機立即下車扶正水撥,然後再開車,但為安全起見,司機以低車速在高速公路行駛,但小弟仍覺得車子很不平定。

到了皇崗口岸,時間約16:45pm, 我過關後立即打手提電話給朋友,得知剛剛轉打9號風球,我便轉告知司機,他說已經知道,並和我說在廣州開的15:30pm、16:00pm及16:30pm班次已經客滿,該3車的司機一定好大鑊,載著71名乘客行廣深高速兼打風是非常危險的。

到了吐露港公路時,司機用咪對乘客說:「由於香港大部份交通已經癱瘓,本班車的落客站有改變,沙田第一城站只得62R供乘客轉搭,但如需要前往九龍塘地鐵站,本班車特別改經九龍塘地鐵方便乘客,尾站是中港城。」

我在九龍塘下車,再搭地鐵返家,在此謹向所有巴士司機致敬(特別是城巴過境巴士車長),感謝他們在颱風懸掛其間仍履行職責,接載乘客,這份精神及勇氣實在令人佩服。」

額外任務

內地一直都嚴控外來資訊,不少印刷品都不能運往內地,聖經也沒有例外。曾經有香港的外籍神職人員乘搭城巴時偷運聖經,卻被司機發現,若被內地海關發現,自己及其他城巴過境司機會很麻煩,故此該司機唯有偷偷把聖經扔掉。

另外,據聞城巴會於沙田第一城準備一些香港報紙,然後經部份巴士運往經過的有關單位,這樣做會有巴士營運有一定的方便。

據網上討論區的留言提及,還試過跛的偷渡客躲在車底中擔,在晚上收車時在車坑走出來!

另類生活

那個年代,中港婚姻越來越普及,在城巴過境司機裡也有發生。

城巴的廣州線有位單身的司機認識了一位花園酒店的女職員,其後拍拖及結婚,他當時亦可以較頻密駕駛558的過夜班次,其後該司機在99年離開城巴,轉職其他直巴公司做廣州線。

另一位駕駛東莞線的司機有位住在東莞的太太,每天當該司機到達東莞山莊總站後,太太均會與這位司機在車內共晉午餐。

另一方面,部份司機雖然在港已婚,但每天面對內地的引誘,有些會把持不住,小則逢場作興或包二奶,大則與香港太太離婚及於內地再娶。

聞說當年有過境線司機到總站後用鐵鍊將巴士車門鎖住,然後往骨場兩個小時,例如東莞那間叫「金龍」的骨場,頗受司機歡迎; 又有說一司機於休息時間往色情場所但被揭發,最後被調回香港。


曾在教車導師陳師傅的博客中看到一篇關於一城巴過境司機的故事,現將部份內容轉載至此:

「日前無意中認識一位中港巴士車長,車長親善熱情,多番介紹他所駕路線的艷事趣事,並邀請陳師傅假日當節目遊玩及指導一下駕駛技巧,這無傷大雅之行始於第一城開始。

全車乘客五名,在世界之窗前分別下車,只剩下我與車長兩人。駛經一間酒家,稍作停留,車長交帶靚女部長煲定老火靚湯,備足四人份量巧手精美小菜!巴士朝總站前行。

車長稱每日工作於這條路線,中午有幾粒鐘空閒,無所事事,幸在湖畔結識一位品性純良,清秀可人的靚女,每日用膳後就在租用之屋內休息,漫漫長日幸有美相伴,人生如此,幾世修到矣。

在酒家的小廂房,經介紹下,果然係有眼光,清秀脫俗,長髮披肩,大有不食人間煙火的一對小美人,言談之間,更流露出學識修養,最令人不克自持者竟是那一雙閃爍秀目,有意無意之間窺看著我一舉一動,像訴說萬言千言,前世今生…………..

最後與靚女互道珍重,乘原車返港。

不久有此流言,該車長在「家」甜睡失更,原定巴士開下午四時半返港,他竟六時才驚醒,怎辦?

陰錯陽差的他,竟諗出狗屁不通的方法,將備用機油倒進油渣箱,導致巴士壞車,最終被公司檢出,只好另謀高就矣!

三日後,該車長專程往「家」道明原諉…………..開門進屋,人面全非,只見乾乾淨淨,吉屋一間,連他慣用的洗面手巾也不留下一條,聯絡房東,伊人前日退租並取回按金了。


據聞這倒機油進油渣箱事件並非流言而是真的發生過,涉事巴士是左軚的北方Neoplan – 1802。 (Albion Valkyrie攝)

大時代裡的過境城巴

還記得無線1992年的大時代劇集嗎?有一集講述周慧敏乘坐城巴146往內地,此車的確是城巴過境車之一,上鏡的司機更是當時的掛牌司機,亦是其中一位前文提及過晉升至督察的司機。

片段在第26集的33分開始至41分,這段接近8分鐘的片段其實不馬虎,既安排巴士由沙田出發,中間更行走吐露港公路,又有拍攝到該車行高速公路的片段,非常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