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12月25日凌晨兩時許,位於火炭的城巴車廠發生火警,涉及6部停泊在相連位置的單層及雙層巴士,當中包括編號 110, 120, 122, 124, 129 的利蘭奧林比安及編號264的平治OF1113單層巴士。消防員初步調查後認為起火有可疑,警方列作縱火案處理,當時新聞提及火警與有人在車廠旁的斜坡放煙花有關,煙火射到車廠內並燃著停泊過夜的巴士。六部涉及的巴士大部份均於1990年投入服務,車齡甚淺,城巴稱估計共損失750萬元。

由於120、124、129及264嚴重燒燬,城巴決定不作修復及除牌。122的車身被拆除,底盤被延長至12米,並裝上全新的12米亞歷山大車身,城巴給予此車新編號341。110 的損毀情況最輕微,但是到了大約於 95-96年間才能復出,車廂換上了Lazzerini座椅,車頭數字牌箱改為Vultron電子牌,車身顏色方面,根據巴士討論區的文章提及,110復出時是髹上了類似Network 26新里程的黃紅藍標準色,亦是第一部轉用這外觀的11米利蘭。

下圖: 轉載自壹週刊的相片,可以清楚看到這幾部巴士的損毀程度,左邊兩部11米利蘭的大部份車身已被燒燬,只剩下底盤,後方的那部單層平治264也損毀嚴重。右邊較近鏡頭的估計是122,只有上層被波及,下層及底盤的損毀看來不大。右邊後方的那部黃色圓窗蘭應該是110,損毀較為輕微。數來數去只有5部,還有一部是停在哪裡我也看不清楚,若是停泊於122與110之間的話,相信兩車的損毀也不會這樣輕微,而左邊看起來只有3部車而非4部,知道的朋友敬請告知。

下方的Youtube片段原由rcbus上載,當時場內還有一批正進行大維修的前新加坡Leyland Atlantean,反而這批車可以逃出生天,絲毫無損。

122在燒毁後,城巴將底盤加長一米,並裝上一個十二米車身,城巴給予這部重建車身的「新車」的一新編號:341。(Martin Wong攝)

1996年11月6日,城巴202於深圳發生嚴重意外。事件發生於深圳市福田區濱河西路車公廟段近沙頭處,於當日早上十時三十分,載著一批以散客身份登車的「深圳灣之旅」旅行團及其他散客的202,正行走當日0845班次的512號線,向深圳灣大酒店駛去。司機當時沒有跟從正常行車路線,改為駛上福田區濱河西路一段未正式開放通車的路段,公路上有挖泥車正在操作﹐挖泥臂過高並撞及懸於半空的電纜﹐電纜被拉至下墜懸空。巴士駛經時,上層撞向其中一條鬆垂橫跨路面的鋼纜,巴士撞及後餘劫未止,鋼纜被撞後纏著巴士將其向橫「劏開」,上層的車窗及支架幾乎仕被削斷,車頂大部分塌下,乘客亂作一團。


事發後,深圳市副市長及市公安局長立即趕赴現場組織搶救,並到醫院探望傷者。現場一段路面滿布巴士碎片,肇事巴士車身上層窗框數條血路直流落下層及地面,觸目驚心。事發時上層有乘客十八名,當日已證實車上乘客一死八傷,其中三人重傷,死者為「深圳灣之旅」旅行團的領隊,而傷者則分別為數名香港、台灣、日本人及旅美華僑。

深圳市政府發言人表示,現場路面雖然可以行車,但卻未正式開放,而取道該處的車輛大部分是因趕時間而走捷徑。另一方面,城巴董事總經理李日新於事發當晚被問及司機是否偏離了原定的路線時稱不會作任何猜測,因該公司於事後收到不同的資料,事發後城巴已派出一隊調查員往現場搜集資料。他亦提到,城巴所有巴士服務,包括過境巴士,均購有第三者保險。然而,他卻未有解釋城巴在未正式開放的路面上發生意外,承保的保險公司是否會負起全責賠償。下圖原為報章新聞圖片,由Yin提供。

及後,深圳市政府容許城巴領回202,據聞司機亦被送回香港。202於修復後繼續行走中港路線,下圖由LUN攝於98年4月,202正停泊於深圳黃崗口岸。再下為當日的新聞報導,原片由rcbus上載。意外發生三年後,死者家屬循民事訴訟向所屬旅行社、城巴及該名司機索償,理由是司機及城巴公司疏忽,明知該路未正式通車,可能有潛在危機,卻仍然選行該路線,且車速過快撞向電纜,駕駛標準低於合格水平,違反和死者間的合約協議,未能把死者平安送抵車程目的地。其中一份報章提及索償金額達港幣六百萬元,最後結果就不得而知了。

1995年1月27日,123號車在行走62R時,於九龍塘窩打老道近浸會大學的彎位發生翻車意外,部份乘客受傷。此車經修復後繼續行走,最明顯的分別是城巴工程人員將車尾散熱網改為一塊過及向下打開。

九十年代末,180號車曾於廣深高速公路發生意外。事發時巴士正沿該公路向東莞駛去,當駛至近長安時,巴士突然失控,猛力撞向前面一部泥頭車的車尾,巴士車頭嚴重損毁,司機死亡,而所有乘客則沒有受傷。

據認識這位司機的巴士迷Simon Lee提及,他的樣子好像黃錦燊(劇集「真情」裡飾演「貓屎」一角),連鬍子和髮型也一樣,每當他見到巴士迷影相都會開燈及微笑,他的離去實在令人感到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