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最後歷史任務

CX5_B

到過柴灣車廠之後,數日後得知消息,柴廠將在兩、三年內便會拆卸,屆時巴士亦不會保存,不料2015年5月29日正式公佈與太古地產成立合資公司,以作價港幣8.5 億元有條件收購及重建柴灣內地段 88 號(柴灣車廠地皮),再加上政府淘汰柴油車政策下,雖則CX已陸續續牌,但筆者心中仍有些不穩,擔心這些「老朋友」即將作最後倒數階段,瞬間即逝,於是再次抽空「探望」。2015年6月4日,銀巴士如常在北角出沒,當時沒有一個人為它拍照,加上烈日當空下光線充足,更好讓我仔細看清每個部件細節,靜心觀察,最重要就是免卻過多行家互相擾攘,這亦是我多年的習慣,這樣才可真正看到眼球以外的東西。正因完全沒有行家的關係,早段時間更出現「筆者包車」的時段,由車廂內外,細微至任何車燈、倒後鏡、風口、玻璃、牌箱等等,真有點像驗車主任般觀察,絕大部分配件都採用英國品牌,加上車身款式設計,真正原汁原味英國風格,並未太受本地巴士公司的喜好所影響,所以為何筆者曾在其他文章中提及中巴的VA富豪巴士比九、城之富豪巴士更像一部英國巴士。

上圖;自2015年5月尾正式宣佈發展柴廠地皮項目後,所有東西好像沒變,2015年6月4日筆者到過北角,完全是「零行家」下輕鬆觀察它們,想不到三星期後的境況會截然不同。

下圖:投入中巴的原城巴「土炮B6」初期仍帶有城巴味道,可是經過兩次大驗後,許多共同特徵都消失了,而VC1更成為最後一部在街上行走的「土炮B6」。

VC1_NPCTB1359

下圖:現在的VC1與十多年前剛到任於中巴時已有許多地方不同,包括城巴到現在也喜歡採用的「長方」倒後鏡、原廠車鈴蓋、加裝入油位小門等,當然亦有城巴「遺物」被保留,就是一塊發黃的車牌。

VC1_NP_B
VC1_D

下圖:有水牌也不一定是原裝的!曾有有心之仕以當年城巴時水牌的模樣覆製水牌並貼到VC1車尾上,覆製品近幾年已被撕走,仍有覆製品水牌的只剩餘下的CX巴士。

VC1_Back

下圖:中巴自DC1開始採用Britax的組合式車尾燈,由「巨鷹」DA37開始在丹尼士及富豪巴士廣泛使用;而九巴則由「巨龍」ADS1開始至最後一部ADS為止,之後便轉用新款版本。

CX_light

下圖:2015年6月初的CX5雖然即將進行年驗,但從外觀而言給人感覺仍很健康活力,車身油漆保持簇新。

CX5

下圖:自從歐洲聯盟(歐盟)建立後,英國汽車業淡化了本土保護主義以及許多老牌巴士零件商紛紛進行併購或倒閉,九十年代起加入不少外國產品,其中車頭大燈自九十年代起大量使用德國Hella產品,而且有不同型號之分,其中港版三軸富豪奧林比安最為採用,本港普遍巴士愛好者只會壟統稱為「富豪大燈」、「長方燈」。

CX_frontlight

下圖:中巴在訂購丹尼士飛鏢(Dennis Dart)DC、CX巴士,車窗保留英國風味的「雞翼氣窗」,開鎖後可向外推出,部分舊款電車車窗也保留相同設計,曾有人說中巴採用目的是可讓冬季或壞冷氣時可以開窗,可是中巴由引入到最後一天服務也未有這運作安排,可見這種設計實令人誤會,如你是中巴,會容許冷馬冬天收熱夠價?壞冷氣時也會或有鎖匙開窗?只能說一句:世人誤解太深了!

CX_window
CX_window2

下圖:所有CX和VC大驗後,換走所有原裝地板、藍色或城巴花紋絲絨座椅的皮面,VC1天花板上城巴花紋絲絨面仍然保留,可是褪色了不少 。

VC_Interior

下圖:早期的低地台巴士在輪椅停泊區位置設有摺椅,原意在沒有輪椅使用時供其他乘客使用,不久之後所有新車取消這張/排摺椅,小部分低地台三叉戟巴士仍然保留。

VC_seat1VC_seat2

下圖:一眾中巴丹尼士飛鏢巴士使用德國超卓(Sütrak)頂置式空調系統,車內蒸發器散熱網印有品牌名字,而該廠已被開利(Carrier)收購。

CX_aircondition

下圖:車廂光管並非使用連貫式,所以光度不及新巴士。

CX_interiorlight

下圖:相信不少行家都有看過車內標貼上的照片,可是並非人人也看過它的原稿。(Boris &Ching Motor Bus)

Sticker
Sticker2
Sticker3

下圖:中巴在取消港運城免費路線前一星期公告有關服務變動,通告亦張貼在港運城商場內。

Cancel_Notice

下圖:中巴逢星期一至六,每天派出三部巴士行走免費線,頭車師傅每次將站牌從車裡取出放上兩邊總站的站柱上,後期只有港運城總站才有站牌。

Stand1

下圖:路線雖沒有「字軌車」之分,但每月卻有編更表,由數(五)位兼職師傅按表出勤,他們各自有自己常駕的巴士,遇上壞車或維修才轉駕其他巴士,間接形成「字軌」制度。

Stand2

下圖:視乎情況,有時會在十二時前抽起一部泊在港運城總站前附近,待午膳時候較多乘客時才行足三部車,當然官方的10-12分鐘一班只作參考。

CX_VC

下圖:難得兩款丹尼士(Dennis)的「兵器」合照,相信兩者距離退役之期不遠矣。

CX7_Dennis_F177

下圖:每逢午飯時間,這條免費線很受政府合署的上班人士歡迎。

CX7_Lunch

下圖:中巴丹尼士飛鏢(Dennis Dart)配上Carlyle(DC)和Marshall(CX)車身,設計概念都來源自Dartline的設計,Marshall買下Carlyle的車身設計圖後,大幅修改成圓渾車頭,時代感更強,即使是九十年代初的設計現在去看亦不過時。兩車仍能在2015年相遇實屬難得,同期生產的巴士大多早已淪為廢鐵。

CX_DC

 

下圖:取消前一星期,吸引不少懷緬過去的朋友到場拍照,當中不乏未曾搭過專利中巴的「小朋友」。

CX_Queue

下圖:相隔兩代的丹尼士產品,車齡相差廿載,難得在街上合照。近年丹尼士(ADL)取代富豪(Volvo),成為各專利巴士公司的主要巴士品牌,大街小巷均見蹤影。

CX_ADL

下圖:香港已經消失「影」、「中」。

CX_shadow

下圖:九十多年的巴士服務終於畫上句號,永遠失落於人潮中。

CX7_End

2015年6月24日,一個突如其來的消息,中巴北角港運城接駁路線將服務至2015年6月30日,擔憂真的真的發生了,消息一曝光後馬上引起各界關注,馬上充斥了一群懷念舊有景物的朋友一窩蜂地懷舊一番,當中大部分是行家,特別是90後、00後的年輕人,當然筆者並不知道他們對中巴認識有多少,了解有多少,感覺有多少。作為中華巴士達九十多年營運巴士業務史上最後一條運作的巴士路線,坦白說感覺沒十多年前熱烈,已不再是老一輩熟悉的中巴,正如老外如沒有喝過絲襪奶茶,很難傳神地口述箇中味道;這份味道包含著當年家庭式的管理、較彈性的制度、包羅萬有的車種、臥虎藏龍的車房、不乏技術的車手。如果喜愛懷舊味道的行家乘客們而言,引用鄭中基同林雪在某電影中的對話:識玩,一定係玩中記車,試過返唔到轉頭!現今ISO定唔係ISO的公司,只能說一句:算把啦!能夠真正令一眾大師兄返番黎的,就是這種在腦開記憶中,不知不覺地一滴一滴流失的香港味道。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