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鷹再踏柴廠

繼96年暑假探訪第二批VA誕生過程後,得知DA會接著裝嵌,但想像不到那麼快,9月開始組裝,10月就將第三批DA,DA57-66全部出牌。本人一來應付新學年功課學業,二來互聯網資訊流通仍未普及,對於是九龍人的我,消息來源絕對靠一段時間寄來的「巴士之訊」及行家之間的口耳相傳。因此沒有看到第三批DA有一點可惜,唯有等待下一批再去柴廠探班,這已是三個月後的事。 剛好完成校內試,時間剛剛好,知道中巴又有新車裝嵌,於是到柴廠一趟。

1997年1月25日,印象中是巴士大集會前夕,再次走到熟悉的柴廠,此時正在裝嵌第四批DA,而且有數部已經出街,同樣是三樓進行組裝工序。這批巨鷹共16部,數量不過不失,所以可看到由底盤至等待出牌的過程。這次裝嵌時間感覺上比之前的DA及VA較緩慢,並非每星期有車出牌,而且泊在工場的底盤有一點點亂,都是跟以往有些分別,可能同農曆年前後假期有關。儘管如此,全批車亦趕及3月31日前成功領牌,當中亦不無原因:第一,西隧線即將通車,需求大增;第二,由1997年4月1日起,所有首次登記柴油車必須符合Euro2「歐盟二型」排放標準,因此它們亦趕及過關。直得一提,三巴的「丹尼士」中,只有城巴需要因此規定而額外向運輸處申請豁免手續,這就是城巴861-880。

DA57-82_A

從四樓由左至右排列裝嵌,剩下來組裝的就是DA73-82。這次跟以往有點不同,之前嵌的新車都慣常順左至右組裝,但這批DA卻有兩部(DA77及DA78)的裝嵌進度跟旁邊有點不一致,究竟是真的被調亂還是有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除了年代久遠外,筆者早前「失蹤」的底片仍未尋回,部分珍貴裝嵌照片一同遺失,無法引證。雖感有點歷史遺漏,但在十多年後的今天,次序先後已不再重要,就如當日新車裝嵌過程盡入眼簾,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希望所有情境一一拍下一樣。

上圖: 第三批DA同樣在柴廠三樓裝嵌,同一時間可容納十部巴士進行組裝。由左至右為:DA79,80,81,82,77,78,73,74,75,76,共十部。

下圖: DA80(左)及DA79(右)剛砌好車身旁架,正連接車頂骨架及龍骨,這種方法彷彿由Metal Section的圓寶起一直使用無變。

DA_position

下圖: DA80(左)及DA79(右)剛砌好車身旁架,正連接車頂骨架及龍骨,這種方法彷彿由Metal Section的圓寶起一直使用無變。

DA80_79

目擊殘忍的一刻

因對環境已熟悉,甚至用上在一般團體參觀活動很少人使用的拍攝方法,就是使用腳架(當然在許可環境之下),對當年只有一般拍攝器材的我而言,幫助十分大。拍完一些大合照後,便逐一「遊覽」每部新車。這次亦相當幸運,可以看到由底盤到完成的組裝過程,底盤只剩DA81及DA82,它們都被漆上香檳金色保護油。DA73及DA74已幾近完成。

再向前走回車尾位置看看,發現有點不對勁,印象中丹尼士巨龍及巨鷹底盤運抵香港時已用螺絲鑲上黑色水牌,為何遠處一列車尾也看不見黑色物體?仔細一看,對巴士迷殘忍一幕就現眼前,車尾位置被噴上白色底油,連帶所有巨鷹水牌亦無一幸免,此舉遮蓋原裝引擎蓋灰色底油,以方便上色,這舉動在上批VA亦不常見。眼見此等浪費,倒不如給我放在家中珍藏,結果幾天後同事用報紙包了兩塊給我,當然是全新未被染污的收藏品。

這批車不單在車尾車牌位附近寫上底盤及車隊編號,還在內籠髹上正式編號,正好反映跟「九龍公司」不同之處。再上三樓露天斜路,正好見到剛噴完油風乾的DA71,遠處已聞到陣陣新車氣味,走上前去看,非常新簇,於是上車研究,後來知道它亦是巴士大集會焦點之一,大部分設施同九巴AD及ADS大同小異。

下圖: 明顯留意到左面的DA77保留原裝丹尼士髹上灰色的引擎蓋,右邊的DA78在全車上油前已髹上白色底油,連帶「Condor」水牌亦無可幸免。

DA77_78

下圖: 裝妥空調機組及車窗玻璃的DA73(左)及DA74(右),接下來準備駛往油房上色。在上色前張所有水牌(不論有否髹白)拆走,九巴當年有時亦會這樣做,不同之處就是會裝回水牌於車上;同樣亦解釋有些巴士迷的疑團,為何新車沒有貼水牌,可能就是缺乏全新「無添加」的水牌而矣。

DA73_74 AD_CKD

下圖: 這角度明顯看到組裝進度不一,與中巴習慣「順序裝嵌」模式有點不同。

DA57-82_B

下圖: DA繼續保留油錶設於左面車尾側,明顯跟同期的空調巨龍不同。

ADS_CKD_tall DA73_74_tall

下圖: 儀錶版設計繼續以實用為主。

DA57-82_drive

下圖: DA75的上層,未原成已編定車隊編號,待工人裝上防火板天花。

DA75_A

下圖: 車頂鋁版與防火板天花之間裝有海綿夾層,有隔熱及令車箱保持溫度的作用,有點像大廈安裝冷氣槽方法。

DA75_B

下圖:最後兩部趕及新法例生效前出牌的DA81(右)及DA82(左),車身旁架等待嵌在底盤之上。

DA82_81

下圖:丹尼士巨鷹底盤噴上金色保護膜(網主按: 據聞是臘),具防銹功能,前軸後的氣墊避震清楚可見。圖為DA81。

chassis

下圖:三樓斜路正停泊剛上車隊顏色的DA71,幾天後更急不及待參與巴士大集會,讓巴士迷一睹風采。

DA71

下圖:第三批DA中首部裝嵌完成及領牌的DA57,服務不久被挑選成為宣傳香港回歸大事的「慶回歸」廣告,行走112號線。

DA57

下圖: 第三批(DA57-66)及第四批(DA67-82)DA從車門可以區分外,從右面亦可分出少少分別,就是駕駛室窗後的位置髹上黑色,第四批卻沒有,即使上了廣告亦沒有髹黑。另一分別就是第四批DA車頭大燈下貼足兩塊「Dennis」及「Duple Metsec」水牌,儘管少了「Condor」水牌,卻挽回些廠徽的完整性,同樣地成為中巴65年專利生涯中最後一批貼上廠徽的新車。

DA61_C DA67

下圖:跟第二批VA(VA31-50)相似,不少新車落地後旋即成為廣告商的目標,甚至在出牌前已塗上廣告。

DA76_VA56

下圖: 由底盤到成形,穩打穩紮成為中巴全天候的車款之一,如流水線的8號、高流量的38、東走線的780,最為認識的就是「上山下海」的南區西隧線皇的970。

DA82_D

漸入晚年

當它們出牌後,不單是一同生產,更加是一同派往西隧線皇970,憑住澎湃動力及累積多年上山下山的數據,巨鷹的確能勝重任。2012年它們多被調走970系路線由三叉戟接棒,而且表現亦不復當年。經常在佐敦出入,有時望見它們埋站上落客,車內車外也改動不少,頓時有些慨嘆,每一部車見證誕生過程,如今各散東西,而且車身外觀殘舊,油漆脫落,真希望有一天能再見它們中華模樣。

下圖:

DA77_A DA77_B DA77_C

下圖:繼一批改良的巨鷹誕生後,半年多的時間另一批丹尼士援兵亦抵港服役,因訂單的問題使它們在新時代過渡期中零聲冒起,亦伴著這位服務港島的「老人家」最後的光輝歲月,從屈就中帶出先進氣息,有如帶出革新的概念。

DA83_84

下一期裝嵌四部曲將揭開末代神鷹的奧秘。

本頁建立日期: 2012年5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