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63趕及重生

實際上VA63並不是於柴廠進行復修,因為7月3日VA63在啟德機場削頂意外自行駛回柴廠後,拆走些撞毀碎片及部分座椅外,中巴便將它送往大陸廣州的穗景客車廠,重新裝回車頂、上層扶手、冷氣槽、上層玻璃等,因此有別於一般「銀豪」,車窗玻璃湖水藍顏色、人造皮包冷氣槽和可調獨立出風口、較粗糙的鮮綠色扶手;外觀最明顯分別就是「一塊過」車頂,頂部兩側沒有使用拉釘和車尾方角沒膠邊包圍的太平門。吸收VA60經驗,為爭取時間趕及9月1日前「賣車」,中巴唯有外判給有相關經驗車廠維修,於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完工。

以下是這意外的電視及報章新聞 (rcbus及文匯報):

雙層巴入啟德削去頂層(04-07-1998文匯報)

【本報訊】僅差兩日便要搬遷的九龍城啟德機場離境大堂對開昨晨發生驚險巴士意外,一名大懵司機疑錯將一輛雙層巴士當作單層巴士駕駛,未有留意機場大樓通道高度限制,結果長逾十二米的巴士頂上層當場被猛力削去,期間巴士上層幸無乘客,否則後果堪虞。東九龍交通意外調查組正對事件展開調查。

疑誤將雙層巴士當作單層巴士駕駛,致未留意機場大樓通道高度限制而出事的巴士司機陳×樂,四十二歲,據悉服務中巴已有廿年,駕駛來往港島中環交易廣場至九龍城啟德機場的中巴A二十號耠單層空調巴士亦有三年。但昨日事發時,據悉陳×樂駕駛的單層巴士突然故障,故臨時改為駕駛一部高十六呎,長十一點三米的「奧林比安」型雙層空調巴士,車牌編號HR2429,落地行走僅三個月,價值約二百萬元。

事發於昨日早上六時四十五分,男子陳×樂駕駛該輛雙層空調巴士(HR2429),沿九龍城啟德機場外世運道東行第二線向機場大樓方向行駛,準備經協調道右轉天咸道上二樓停車場離境大堂時,巴士上僅得下層兩名乘客,期間懷疑司機一時誤以為自己仍駕駛的是一輛單層巴士,未有理會經過的機場大樓樓底通道高度限制,高速前駛,結果車頭首先撞到一個離地約十呎高的高度限制指示路牌,司機見狀立即煞車,惟整架巴士仍因收掣不及直衝入機場大樓樓底通道,巴士上層約十一點三米長的車頂當場被樓頂天花削去,支離破碎散布於通道外。下層兩名乘客見狀飽受驚嚇慌忙下車報警求助。警方到場立即將上址一段路面封閉調查,所有前往二樓離境大堂的車輛需改行另外一條未有高度限制的通道經天橋前往。據悉該部肇事巴士原亦應行走該條未有高度限制的路耠,惟司機卻疑因一時慣性的誤以為自己仍駕駛的是一部單層巴士,結果出事,幸當時上層並無乘客,否則後果堪虞,東九龍交通意外調查組已接手調查今次事件。

下圖: 上層全部座椅均被移走,上層車身被齊口拆清、部份車身旁板也被拆除,準備運往內地補回上層。(Ching Motor Bus攝)


VA63_Front_ChingVA63_Back_Ching

下圖: 上層地板仍留下大量玻璃及零件碎片。(Ching Motor Bus攝)


下圖:修復後的VA63,車頂、冷氣槽、上層扶手等換上國產產物。連帶冷氣散熱網也只噴上銀色。

VA63_Complete_3

下圖: 七月前亦沒有想過VA63是最後(新)一部賣給新巴的巴士,意外前曾行走111號,圖為攝於5月4日。

VA63_111_Boris

下左: 在柴廠望見VA63,第一個感覺像年頭看到裝嵌後的新車一樣,可惜明天便要到別家打工。
下右: 最明顯不同的是方角沒膠邊的車尾太平門,而尾牌亦告訴大家最後一天行走甚麼路線。

VA63_complete2_BorisVA63_complete_back_Boris

下圖: 這張照片感覺像官方新聞照片,正好反映繼利蘭及丹尼士後,富豪怎樣發揮它影響地位,亦為整個裝嵌系列末篇畫上句號。

VA63_complete1_Boris